名医名院

五分钟卖道具赚第一桶金 开心农场首日赚8千元

徐城

从默默无闻到嫁入豪门,“开心农场”这款风靡国内社交网站的Social Game引起了各方的关注。相比一年前一战成名的辉煌时刻,游戏开发商、五分钟公司COO徐城如今沉默了很多,尤其是在与腾讯的“特殊合作”一事上。

一份来自香港MainFirst证券有限公司的投资报告中,“开心农场能够提升利润率。腾讯一次性斥资数百万元购买了这款游戏,因此不存在收入分成问题”的描述,外界解读为腾讯买断了“开心农场”的全部运营权。

徐城否认了这一说法,但同时表示,“腾讯的特殊性体现在,五分钟可以随时撤下‘开心农场’在其他SNS网站的使用权,但腾讯可以自主地决定‘开心农场’的开放和关闭。”

卖道具赚到第一桶金

2008年6月,五分钟进入Social Game领域,寓意是专做人们每天花五分钟来玩的游戏。一开始进展并不顺利,他们尝试了棋牌、拼图这种类似于QQ游戏大厅里的对战类游戏,但并没有引起用户的兴趣。

“SNS游戏要脱颖而出,需要紧紧抓住Social的主线,即使回到现实生活中也会成为很好的谈资或生活小趣味”,五分钟CEO郜韶飞说。

2008年11月,当命名为“开心农场”的游戏在校内网(现改名“人人网”)上线时,仅一个星期就挤进了校内网的插件应用前十名。

郜韶飞清楚记得,上线一个月后,在2008年12月16日,为了配合圣诞节,“开心农场”更新了版本,当天日活跃用户冲到了10万,很快日活跃用户快速又突破了100万。

他们开始讨论如何能让这款游戏赚钱,一个可行的商业模式成了最头疼的问题。最初考虑的是植入广告,但这需要再去招募一个销售团队,而且似乎并不是一个长久之计。

有人提出:“不如就搞个圣诞礼包道具卖卖看吧!”卖道具虽然是网游一贯的做法,但他们不知道在休闲娱乐为主的SNS平台上会否有人买单,会不会因为收费而导致大量用户的流失。

“开心农场”收费的第一天就验证了五分钟的商业模式获得成功。化肥道具第一天就收到了8000元,而当时最火的扑克类社区游戏,道具日销售额最高也只有2000元。

无法言说的“秘密”

“开心农场”真正获得爆发性成长还是在入驻腾讯QQ空间之后。腾讯拥有世界上最多用户的IM工具QQ(活跃用户4.48亿,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超过6300万),其用户群和网游有着高度的重合。借助QQ空间这个活跃用户人数达2.28亿的平台,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拥有最多“在线农民”的国家。

艾瑞咨询分析师金乃丽表示,“社交网站的普及程度是从一线城市开始的,当腾讯偷菜游戏嵌入到QQ空间之后,二三线城市的用户的需求迅速被激活了。”

上海的咨询公司BloggerInsight估计,中国社交网站农场游戏日活跃用户人数最少在2800万至3000万之间,保守估计开心网(kaixin001.com)农场游戏日活跃用户人数达700万,QQ农场游戏日活跃用户人数在1500万至1700万之间。(腾讯拒绝对此数字发表评论,五分钟公司表示只能提供总人数2300万)。

腾讯在其今年第三季度的业绩报告中特别提到:“QQ空间”的活跃账户按季增长33.7%,于第三季末达到3.053亿,增长主要由于推出了新的社交网络应用(特别是基于社交网络的休闲游戏)广受用户欢迎。

在7月的ChinaJoy“中国SNS和SocialGame发展论坛”上,徐城曾经盛赞腾讯是“最专业、最坚强,也最有梦想的团队”。其间腾讯内部人士表示,五分钟从腾讯的爆发性增长中获利颇丰,日收入超过120万元,但这一数字并未得到五分钟的证实。

但到了8月,腾讯将“开心农场”改名为“QQ农场”。随后就在10月中旬传出了“开心农场”被腾讯收购的消息。

五分钟公司曾经公开澄清道:他们和腾讯就“开心农场”达成的是特殊合作协议,并不存在收购行为,这特殊性体现在,五分钟可以随时撤下“开心农场”在其他SN S网站的使用权,但腾讯可以自主地决定“开心农场”的开放和关闭。

腾讯一次性买断了“开心农场”在QQ平台上的使用权,价格在200万元到500万元之间。继而成为卖道具收费的新霸主——— 这是其在QQ用户身上一贯的盈利方式。香港MainFirst证券有限公司的投资报告称,腾讯QQ农场每月收入为5000万元。

至于腾讯是否会和五分钟进行收入分成,以及五分钟究竟从腾讯那里获得了多大的回报,则由于双方之间的保密协议,成了不能言说的秘密。

同样从事Social Game开发的热酷网CEO刘勇说,这对于业内未必是坏事,但对于五分钟来说不见得是好事。他认为,腾讯把开心农场运营得如此成功,证明了社会化游戏是可行的,有着广阔的市场。

平台的利与弊

在Facebook等平台开放潮流的影响下,国内的社交网站陆续选择了不同程度的开放,人人网 、51.com、开 心 网(Kaixin.com)等平台允许第三方开发者为其开发应用程序和游戏。一些看到机会的公司和开发者投入国内平台的社交游戏的开发中,五分钟、热酷、奇矩互动等社交游戏开发公司成为领先者。

SocialGame盈利离不开它的载体———社区网站平台。和其他非游戏的应用一样,按照规定,校内网要提取“开心农场”收入的40%,腾讯、51.com这些平台需要拿走的分成更高。

校内网曾希望开心农场只在自己的平台运营,但这一建议遭到了五分钟的拒绝。2009年2月和3月,开心农场分别在校内网的竞争对手漫游平台和51网上线,这引起了校内网的不满。于是,校内网请来了另一个团队智明星通开发了类似的游戏开心农民,与五分钟版本的开心农场分庭抗礼。

社交网站平台的不开放心态,成为开发者无法越过的障碍,开发商更倾向于自己来开发商业价值较高的应用插件,但社交网站却拥有审核的权利,是否接受完全由自己说了算,大多数开发者在其中并没有话语权。

更有甚者,由于社交游戏的进入门槛相对较低,在社交游戏不断增值的同时,部分平台商选择抛弃开发商自己“单干”。开心网(Kaixin001.com)上的农场游戏就是由其自行设计的,在这款游戏里面不仅出现了虚拟的货币,还出现了广告收入——— 中粮集团旗下的悦活饮料就曾在里面做过广告。

在与五分钟的合作中,腾讯事实上已经重写了“开心农场”的代码,相当于重新开发了这款游戏,之所以买断,在于腾讯为了和自己的平台和其他产品相配合,要求统一的运营,而在其他平台上,服务器、带宽、运营等仍然是五分钟独立运作。

松禾资本投资总监张春晖认为,SNS独立运营存活的可能性不大,它属于“无根应用”,最适合已经拥有用户量的社区。开心农场对腾讯来讲是最合适的,它要面对的只不过是自己做,还是收购一个的命题。

相对而言,Facebook和Google平台则中立得多——他们尽量不进行应用的开发,Facebook不参与游戏开发商收益的分成。

五分钟认为,中国的社区网站对应用应该持一种更加开放、更加扶持的态度,这样才能利于提高他们自身的黏度。他们已经在美国设立办事处,专门负责Facebook业务,COO徐城在接受《环球企业家》采访时也表示:“未来的1至2年内,大部分收入应该来自国外。”

记者手记

大平台未必有大生意

金山既然有了自己的游戏加速器,为什么还打算收购迅游?恐怕就是因为对方的实力。好东西会有人抢,周鸿祎正是因为看到了迅游未来的市场,才会在听了袁旭15分钟的介绍后就兴奋起来,用3小时力陈被收购的坏处,并开出1000多万的价码,只要迅游不到20%的股份。

网游是最适合做加速的应用,中国大型网络游戏用户现在达到了6931万人,这些玩家支付能力强,愿意为提供加速服务的软件商买单,这是一个极具潜力的消费市场。

如果迅游成为了金山的一个子公司,可能也只会在平庸地淡出视野,在已有金山网游加速器情况下,迅游只能充当技术上的补充,很难有机会发展成一个独立的品牌。

但在天使投资人周鸿祎的帮助下,袁旭的战略日趋清晰,在迅游2009的界面里可以看到“迅游加速”、“推荐游戏”、“推荐软件”、“游戏安全”、“游戏脚本”、“在线客服”六大模块。这些几乎都深得周鸿祎在360安全卫士客户端上的精髓。

客户端的含金量不言而喻,腾讯、暴风影音、迅雷都已经取得巨大成功,用户量和用户黏性不仅能带来持续性收入,更重要的是给了客户端提供商基于服务构建商业模式的可能。

通过跟金山旗下大型游戏《剑侠情缘叁》网络版的合作,迅游既拓展了渠道,又让对方给自己的品牌做了背书,毕竟这是一个大型游戏官方作出的选择。

迅游有机会做大的原因是,它满足了用户的需求,不仅是跨运营商网络之间的传输,更激活了用户在同一运营商网络中的加速需求。袁旭认为,互联网永远都是产品主导的世界,如果用户认可你,所有人都不能阻止你前进。

“五分钟”当然也满足了用户的需求,每天五分钟的游戏理念至少影响了2300万中国人,但可惜的是,它遭遇到了一个贪婪的霸主。

腾讯是一家以抄袭见长的公司,马化腾的策略是,当一个领域已经有了一家开创者和一家跟进者,也就意味着这个市场即将启动。“此时,我们一定要派几个人跟一下,一旦我们能看清楚,马上大部队跟进去,超第二,拼第一。”

自10年前腾讯借助于QQ进入即时通信领域,马化腾几乎没有错过任何一个互联网机会。从门户的兴起,到博客的流行,再到电子商务、网游、微博客(t.sina.com.cn)迅速崛起,每一次变革都成为QQ不断拓展的功能外延,网游也不例外。

腾讯200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,腾讯游戏收入12.41亿元,成功抢得国内1/10以上的市场份额,并且击败盛大成为网游业新王。

以“五分钟”为例,他们开发的“开心农场”在各大SNS社区上大红大紫,每天活跃用户1600万。为了最快地进入这一市场,腾讯不自己研发,而是直接引入产品,买断了最高使用权–腾讯可以自主决定开心农场的开放和关闭。如此一来,不仅实现迅速抢占市场的目的,同时还获得了充分的主动权,最有效地实现了对游戏的快速抢位。

腾讯买断了“开心农场”在QQ平台使用权的价格在200万元到500万元之间。至于腾讯是否会和五分钟进行收入分成,以及五分钟究竟从腾讯那里获得了多大的回报,则由于双方之间的保密协议,成了不能言说的秘密。

SNS游戏开发界人士李大维甚至认为,腾讯出钱购买其实是一种进步,此前腾讯的很多产品,比如输入法、游戏等,拷贝的成分更大。

QQ空间产品经理郑志昊曾经表示,“腾讯非常了解开放是趋势,腾讯也不反对这种趋势。但目前我们对合作伙伴的选取还是持非常谨慎的态度。”

在互联网领域里确实像一个霸主,大量小公司以卖给腾讯为荣,不少现在做得不错的公司都在担心它的介入会让自己走投无路,但更多的问题可能并不仅仅体现在钱上,缺乏开放的态度和原创精神的腾讯,如果本身内部创新的机制仍不够活跃的话,对于外部第三方的创新,无异于是一剂毒药。

因此,那些具有研发精神的小公司,在借助大平台之前,不妨好好想一想,自己到底能够获得什么,而对方又会拿走什么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